1919―20年苏波战争苏俄军队兵败华沙之谜(八)

从革命到帝国主义 2019-02-10 00:21:57
网址:http://www.yi35.com
网站:yi35彩票

  

1919―1920年苏波战争苏俄军队兵败华沙之谜(八)

  其三,托洛茨基和斯大林在对波作战胜利和“向华沙进军”部署上看法的严重分歧。斯大林指责托洛茨基和图哈切夫斯基的胜利是“沾沾自喜”和“自吹自擂”,向华沙的进军是“没有后备”的。托洛茨基自己并不认为这种指责是有道理的。 在列宁批评了斯大林对中央的指责后,斯大林在会上作了发言,认为攻占华沙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中央根据不正确的侦察情报作出了不正确的决策。斯大林所指的“主管负责人员”显然是下达了进攻华沙命令的总司令加米涅夫和托洛茨基。 托洛茨基并不认为红军对波作战取得初步胜利是终极的,战斗将是长久的,因此多次提醒要扩大军需,向西线输送优秀人才。事实上,托洛茨基对西方面军的管理还是很担心的。在红军兵败华沙的前几天,济南春运方案来了看铁路托洛茨基和在给列宁的绝密电报中写过:“最糟糕的是战线拉得太长,缺少道路和联络手段。”供应糟糕并不是西线一线所遇到的几乎是不可克服的困难,在当时的情况下,所有的战线,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以不考虑后备和后续力量将对波战争失败的责任归咎于托洛茨基是没有充分的事实根据的。 其二,托洛茨基和斯大林对斯大林麾下的第一骑兵军的看法严重分歧。布琼尼指挥的第一骑兵军受伏罗希洛夫的直接领导,从他们建立之日始,伏罗希洛夫的第10集团军和布琼尼的第一骑兵军就受到托洛茨基和军事领导最高当局的批评和指责,认为他们是不懂得战争和战略的“游击军”。托洛茨基曾多次阻挡斯大林将这二人提升为统制军队的指挥员,但结果是在中央将两种意见的折中下托洛茨基的反对不了了之。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的部队成为斯大林最信得过的部队,他们本人也成为最忠于斯大林的人。尽管如此,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经常越级径直向列宁发电抱怨自己部队的处境糟糕,要求改善,把批评的矛头对准托洛茨基,要求惩处或者撤换总司令部的人。在发动了对波战争后,为了保证西线的军事行动,托洛茨基开始要求从南线和北高加索战线抽调骑兵力量。布琼尼的第一骑兵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调往利沃夫方向的。但是,布琼尼的骑兵军一直攻占不了利沃夫,列宁多次询问原因,斯大林也多次保证利沃夫即将攻克。第一骑兵军成为斯大林手中的一张王牌,斯大林期望它在适当的时机抢在图哈切夫斯基统领的西线军队之前在西行的路上“占领尽可能多的地方”。8月初中央决定划分战线后,斯大林领导下的第一骑兵军和第12骑兵军正式划给西线,但斯大林和南线司令员对这一命令的执行很迟缓,所以第一骑兵师一直驻军在离利沃夫8公里的地方。 托洛茨基在会上针锋相对地驳斥了斯大林的指责,并进而将兵败华沙的责任推给了斯大林。斯大林和托洛茨基相互指责的是同样几件事,只不过双方的解释不同罢了。 不管是斯大林指责托洛茨基,还是托洛茨基指责斯大林,无论从政治上说,还是从军事上说,他们之间的不和和争斗深刻地影响了苏波战争的进程并成为红军兵败华沙城下的一个无法推诿的原因。 托洛茨基显然不同意斯大林的意见。他在关于军事问题报告的最后部分驳斥了斯大林,说如果侦察有问题的话,也是斯大林的情报误导了中央。托洛茨基说:“我们收到了足够多的有关敌人完全瓦解、惊慌失措的情报,而这些情报对于强化军队的努力没有任何结果,至于说到有谁误导了中央的话,那不如说是我们逼近华沙时的党和政治方面的情报……是斯大林同志误导了中央……如果说中央是依据那些说华沙将被占领的误导了中央的同志来决定政策,那中央就是个极为轻率的机关了,因为那些人有的情报,我们也掌握。” 其一,托洛茨基和斯大林对西线的看法上严重分歧。托洛茨基一直十分重视西线,认为西线涉及到俄国革命的未来。他表述过,寻求一个和平的西线或者甚至使西线消失是自己在十月革命后的倾力所在。西南线始于北高加索地区,是斯大林1918年6月去那里当征粮委员后出现的。斯大林通过人士安排和各种争斗,将原有的西南战线的指挥权归到自己和自己人的名下,并不断向中央要求对西南方战线的更大的关注和物质支援。但托洛茨基对此几乎是不予理睬,所以在1918年9―10 月之间,斯大林和托洛茨基的个人矛盾首次激化,他多次向列宁告托洛茨基的状,说托洛茨基是“叛变行为”,“彻底断送南方战线”。斯大林对西线的看法一直有保留,加上西线的指挥权和国家的最高军事指挥权集中在托洛茨基的手里,这一保留的看法愈益掺杂着与托洛茨基个人斗气的成分。 托洛茨基是较早注意到与波作战的问题的人。早在1920年1月28日,他就在致彼得格勒季诺维也夫的电报中提出过警告:“最近的情报都表明波兰人极有可能发起全线进攻。您必须立即采取防范措施。”对于对波作战问题,着重考虑两点,一是要做好充分的组织动员工作,二是要做好指挥人员的培训、粮食、物资和武器弹药的供应。